• 9号彩票期刊
  • 企业资质
  • 资讯中心/Information
    行业资讯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    上市银行大赚1.4万亿 拨备压降能释放2千亿利润

    发表日期:2019.11.05

        加上已经拿到IPO批文的邮储银行、浙商银行,A股的上市银行扩容至36家。
      Choice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上述36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净利润14116.31亿元。
      其中,六大国有行实现净利润9481.77亿元,占36家上市银行合计净利润的67.17%;9家股份行的合计净利润为3511.7亿元,占比不足三成,仅为24.87%;13家城商行和8家农商行的合计净利润分别为953.47亿元、169.37亿元,占比分别为6.75%、0.19%。
      对于今年银行业三季度的业绩表现,多位受访券商分析师均对时代周报记者认为,“整体超出预期”。
      11月3日,广东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全面降准释放的资金部分缓解了负债压力,监管规范结构性存款也有利于降低存款成本,同时,信用卡创收增加、代理类业务回暖等带来净手续费收入、净其他非息收入增速提升。”
      六成银行股价破净
      虽然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净利润不足与国有大行、股份制行相提并论,但其净利润增速表现亮眼。
      据Choice数据,13家上市城商行三季度净利润增速的平均值为14.20%,农商行为18.47%。其中,宁波银行、杭州银行和常熟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达到20%以上,江阴银行更是高达36.57%。
      六大国有行、股份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平均值,分别为7.29%、11.09%。邮储银行以自身16.33%的净利润增速,拉高了六大国有行的平均值,另外5家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均在5%左右。
      9家股份制银行中,招商银行与平安银行以15.90%和15.47%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位列前二,而民生银行、华夏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则仅为6.84%、5.15%,分列倒数两位。
      LPR(贷款市场报价利率)实施对银行资产端的影响已有所显现。
      三季报显示,六大国有行净息差同比均处于下滑趋势;股份行中,华夏银行与浙商银行未披露相关数据,兴业银行与民生银行的净息差出现了下降,分别较2018年末下降0.16、0.05个百分点至1.67%和1.68%。
      城商行净利差的变动也参差不齐,上海银行、江苏银行、宁波银行等三家出现净利差的下滑,分别为1.72%、1.32%和1.82%;郑州银行、青岛银行、北京银行在三季度末的净息差迈过2%的坎,分别达到了2.15%、2.08%和2.02%。
      不过,农商行的净息差表现更为亮眼,其中常熟银行的净息差在8家农商行中最高,为3.97%;唯一出现下降的江阴银行业,也达到了2.48%。
      上述银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LPR机制的进一步疏通,可能加快贷款收益率下行幅度和节奏,预计四季度息差下行加快。”
      截至11月4日,34家A股交易的上市银行中,仍有22家股价处在破净状态,占比高达65%。其中工、农、中、建、交等国有大行均在其列,上市股份制银行有6家,上市城商行、农商行分别有8家和3家。
      上市股份制银行中,也仅有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在11月4日收报37.18元、16.92元,市净率分别为1.67倍和1.22倍。自今年以来,上述2家股份制银行的估值回归明显,年内涨幅均在50%以上。
      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股价总体表现稍好,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江苏银行、长沙银行、郑州银行和江阴银行的股价破净,市净率分别为0.68倍、0.94倍、0.81倍、0.99倍、0.97倍和0.96倍。
      宁波银行的市净率为1.93倍,并以1591亿元的总市值在城商行和农商行中排第一位;常熟银行与紫金银行的市净率分别为1.49倍、1.77倍。
      拨备覆盖率隐藏利润
      今年9月,财政部发布关于《金融企业财务规则(征求意见稿)》中提及,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节利润,对于大幅超提准备金予以规范,并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,表示“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,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,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”。
      一直以来,监管部门对于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指标实行下限管理,目前对该指标的要求为120%―150%。
      据Choice数据,在三季报披露拨备覆盖率的34家银行中,拨备覆盖率超过监管要求最高值2倍以上,即达到300%的银行共有8家。其中,上海银行为333.36%、杭州银行为311.54%、青农商行为309.45%、无锡银行为304.5%。
      该指标超过400%的银行为招商银行、宁波银行、南京银行、常熟银行,分别为409.41%、525.49%、415.51%和467.03%。
      以上述8家银行在三季度末的不良贷款余额粗略计算,8家银行的实际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额依次为373.63亿元、169.29亿元、76.40亿元、28.99亿元、2180.60亿元、206.61亿元、208.25亿元、47.96亿元。
      若仅按照150%的拨备覆盖率,上述8家银行将合计释放净利润超2000亿元。
      对此,东方证券近期的研报指出:“若采用超额拨备在年底前全部释放的最优估计,拨备压降后,超额拨备银行净利增速可增长40%以上,部分银行净利增速可增长60%以上。”
      目前7家上市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不仅全部达到监管标准,并且均在200%以上,苏农银行以208.89%为7家中的最低值;而未达到监管标准的是股份制银行中的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,三季度末的拨备覆盖率尽管有所上升,但仍分别为148.13%和145.73%。
      同时,随着计提、清收的不良处置力度加大,34家上市银行在三季度末大多表现出资产质量的优化,其中华夏银行、上海银行、贵阳银行、苏农银行出现不良率的上涨外,其余银行的不良率均为下降。
      邮储银行再次刷新国有大行的不良率新低,三季度末仅为0.83%。
      城商行中的宁波银行、南京银行同样将不良率压降在1%以下,分别为0.78%和0.89%,与2018年末持平;郑州银行的不良率虽较2018年也有所下降,但仍为2.38%,为城商行的最高值。
      农商行中,江阴银行的不良率降幅明显,较2018年的2.15%下降0.33个百分点至1.82%;常熟银行在三季度末的不良率仅为0.96%,较2018年再降0.03个百分点。
      “经济增长下行过程中,银行业面临着风险持续释放的压力;同时,对于金融投资占比较高的中小银行而言,银保监会加强金融资产风险分类管理,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存量风险释放。”上述银行业分析师表示。
    来源: 时代周报